• 北京:20:26:25
  • 纽约:7:26:25
  • 东京:21:26:25
  • 伦敦:12:26:25
  • 悉尼:23:26:25

新闻中心

《美国犯罪故事》主创谈创作倾向

2020-06-15 02:21 编辑:admin 浏览: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美国,最轰动的新闻就要数辛普森杀妻案了。这位橄榄球明星被指控谋杀了前妻妮可·布朗和她的朋友朗·古德曼。二十多年后,当这个震惊全美的案件被搬上荧屏时,也同样吸引了大量观众。《美国犯罪故事》第一季打破了收视率纪录,并且获得了22项艾美奖提名,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出色的主创——制作人瑞恩·墨菲,编剧乔·罗伯特·科尔,拉里·卡拉斯泽斯基斯科特·亚历山大和D.V.德文森蒂斯,还有演员莎拉·保罗森小库珀·古丁等等。

  在电视评论家协会活动中,《美国犯罪故事》剧组举办了一场见面会,演员们和制作人布拉德·辛普森和我们分享了在荧幕上重现这个案件中的戏剧性转折的经历。

  Mtime:莎拉,这部迷你剧的效果之一就是让人们在比当时缓和了很多的情况下重新去审视玛西亚·克拉克这个人,以及她当时的所作所为。你在拍摄过程中有感受到身为演员需要肩负的责任吗?电视剧播出之后,你的感受和拍摄时相比是否有变化呢?

  莎拉·保罗森:我没有想那么多,也没把这个角色想得那么复杂,我并不认为如果我以一种特定的方式表演,就能让玛西亚的生活有所改变。我很幸运,我收到的剧本写得很细致,连镜头要怎么拍都写好了。我们这部剧在创作时做了很多的调查研究,剧组工作人员和我自己都看了不少资料,我了解到的关于玛西亚的信息都是我自己看的,而不是别人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人云亦云的。

  我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想法,因为我刚开始演这个角色的时候,是把她当做某类特定的女人来演的。我对她的所有看法都是负面的。说实话,我并没有把她简简单单地看做一个普通人。我不会也不可能去代表所有人。但就我而言,拍摄时的我和电视剧播出之后的我是不一样的,我变了。一部分是因为我总会迅速地就某些事情做出主观判断,我会相信别人告诉我的。如果有人对某个人提出一些观点,我不会质疑他,也不会想得很多很深入。

  D.V.德文森蒂斯:我插一句啊,莎拉在这个角色上真的投入很深,电视剧拍摄的一个好处是,我们有时间去看莎拉是怎么做的,看她是如何塑造角色的,而不仅仅局限于剧本上写的内容,而且我们还可以在现场给她反馈。她的表演真是令人印象深刻,我为她写剧本,感觉就像我们一起塑造了这个角色。Mtime:对两位演员来说,在片场最难的经历是什么?

  小库珀·古丁:最难的就是开着野马车逃跑的戏份了。那段戏里,他快要崩溃了,有些精神错乱的感觉。然后我的情绪积累到了相当强烈的地步,我真的进入到那种状态了,然后我就想不顾一切地脱离出来,开玩笑说的话,让我脱裤子我都愿意,让我干什么都行,只要能回归正常。而正是这个时候,剧组的人跟我说,“好了,现在可以拍了。”我看着那辆野马,只是看见那辆车都能让我觉得恶心。这就是比较难的部分了。

  Mtime:杰弗里·图宾(故事原著作者)的书里很明确地表达了他对于这个案件的态度,他对辛普森所犯下的罪行的态度。很明显,电视剧并没有秉承他的想法。你们都对这个案子抱有极大的热情,要以一个中立的态度来展现这件事会让你们感到很挣扎吗?

  布拉德·辛普森:这个案子里出现了许多证据,而最一开始,我们也不是奔着再审辛普森这个案子去的。 图宾本人也会用 “那些愿意相信的人们”这样的表达方式。图宾强烈认定辛普森是有罪的,他还说过这就像跟别人争论全球变暖问题一样。我们想要讲述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你如何看待这个开着野马上演了追车大戏的男人——在美国没有人想到他会受到无罪判决,并且在一年之后就恢复自由。事实上,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我们只是想知道作为一个个体,大家都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我们甚至没有问过演员们对这个案子的看法。斯科特·亚历山大:要我说,拉里和我原本是有立场的,但我们的立场在后来发生了一些变化。试播集里出现的那些证据,你只能看到警察发现了手套,找到了血迹。但在后面的剧集里你会看到一群警察带着血瓶到处走动,并且移动了东西。

  斯科特·亚历山大:我们当时的感觉就是,“你说啥?又出了一部10小时的纪录片?”

  布拉德·辛普森:这是一部很棒的纪录片。我们两部作品之间不一样的地方是,在我们的剧中,你见到库珀,见到辛普森时,他已经是杀人嫌疑犯了。我还觉得,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尽管我们努力地展现了他是如何超越了种族的限制的,尽力去说明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大多数的年轻人还是只知道他不太好的一面。我觉得库珀的表演相当出色。但是那部纪录片做到了我们无法在电视剧中做的事,他们用了另一种方式来呈现辛普森的故事。

  然后还会有一些白人,我再强调一次,是一些比较极端的白人,他们会跟我说,“我看了你的剧,现在我觉得他可能没杀人。”这总是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如果没有其他原因的话,那么他们觉得可以跟我说这些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我对这个案子的真实想法。他们跟我说,“我最后还是看了这部剧,它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我猜他们以为我们会有评判性,会根据图宾的书来拍或者带有其他偏见。所以这三种反馈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我就说这么多。我一次都没有乱骂过人。

  这里面演的最差的就是小库珀·古丁了,从头到尾都在跳戏,作为杀妻案的主角OJ绝佳的表现机会被浪费了,香蕉姐又一次奉献出了绝佳的表演获奖绝非偶然,实至名归

  Q 你曾经说过真的有一个前苏联潜伏间谍来到片场,表达对你们的祝福. A:与他见面之后最令人吃惊的事是,我们虚构的菲利普和伊丽莎白·詹宁斯夫妇的心路历程跟他作为一名非法移民的经历是那么相似。--美利坚的魅力

  获奖和小库珀·古丁没啥关系,之前大家不明白为啥他都得了奥斯卡了怎么还混的这么差,现在明白他为啥混的这么差,但是不明白他为啥得了奥斯卡。

  凭《甜心先生》拿了奥斯卡男配,那部电影确实表现不错,他的那句台词“宽”也成了俺的座右铭

相关阅读

客户服务
service
400-6162-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