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20:26:25
  • 纽约:7:26:25
  • 东京:21:26:25
  • 伦敦:12:26:25
  • 悉尼:23:26:25

新闻中心

饶舌歌手JONY J 温情说唱《MY MAN》 一首给爸爸的歌

2020-06-30 02:54 编辑:admin 浏览:

  和家人和解对真是很重要的释然,把玩世不恭的外壳都剥掉,脆弱的我什么都不是,扛不起那么重的恨,坦诚到只要想,就可以笑着说出所有的梦魇,可就是不敢让自己太安静,那种冷冽像奥雷里亚诺上校第一次看见的冰,像马孔多下的那场似乎不会停的雨。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整理的

  在夜里突然打到心深处,听完最后一句发现自己眼眶有些湿。也许是我矫情吧,但我的家人对我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在关于家人这方面,我好像有太多的和别人不一样。在叛逆的年纪里一路走来一直把家人放的很重,我其实比那些叛逆少年有更多理由和家人闹。

  我的家庭挺好,我哥哥对我特别好,还有个很可爱的妹妹,我爸妈特别恩爱,可这么好的家庭,有时候我恍惚间还不敢相信真的属于我。在我初中之前,我不太明白什么是家。从初中才第一次回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家里住,三年级才开始读小学。我不太懂什么是童年,所以现在还很喜欢看皮克斯和迪斯尼的动画电影;在那段没有人与我交流的日子里,我太懂一个人怎么和世界交流了,我花了好久,想去消化骨子里的孤僻,可安静的时候它特别像一根不动声色的刺。

  我排斥过。我很小的时候一个人走的很远,可在陌生的城市我什么都不想看,我只喜欢在街上走,夜深了我不想回宾馆只是因为人潮让我感到心安;我很小的时候和爷爷学了很多很专业的心理学,不是想看明白谁,我只是想看清楚自己;那么多人羡慕我什么都看的清楚,过得自在又洒脱,可他们看不见,那么小的我在那么黑的夜走了那么远的路。

  和家人和解对我来说真是很重要的释然,把玩世不恭的外壳都剥掉,我脆弱的什么都不是,扛不起那么重的恨。我坦诚到只要我想我可以笑着说出所有的梦魇,可我不敢让自己太安静,那种冷冽像奥雷里亚诺上校第一次看见的冰,像马孔多下的那场似乎不会停的雨。我想我还算乐观,在某个夜里想起我把家人看的那么重是不是一场自我麻痹的Kitsch,但最后我很坚定的明白我那么爱他们仅仅是因为他们有多爱我。

  本想写歌评的但最后写了很多私货,最后还是聊聊歌吧,它打动我不是它有太多煽情,只是它够真实,是Jony J真的想跟他爸爸说的话,我们想说的也许不太一样,但火山般的情感真的内里有够烫。如果我会写歌就好了,是真的很想把不好意思聊的放在歌里说啊。家人对我来说是心安的良药,却也是最难解的心病。如果有一天我足够坦诚能去融化最里的冰,也许一个人的时候我会开始学会发自内心的笑。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站将及时删除。

相关阅读

客户服务
service
400-6162-125